起底高雲翔澳洲性侵案:辯方指證女方自願,迫於老公壓力才報警

高雲翔(資料圖)

封面新聞記者 燕磊 澳大利亞特約撰稿人 劉璞兒

12月,正值夏季的南半球艷陽高照。18日上午,中國知名演員高雲翔現身澳大利亞新州高等法院,出席保釋聽證會。

與此前開庭時西裝革履的裝扮不同,高雲翔只是身穿一襲休閑裝現身:黑色T恤外搭灰色休閑西裝,一直遮眼的墨鏡被普通黑框眼鏡取代。當日陪同高雲翔出庭的只有一位律師,與此前眾多律師和工作人員「護航」場景完全不同。

18日的保釋聽證會時間僅僅持續3分鐘,法官宣布放寬高雲翔的保釋條件,只需要每周的一、三、五前往警察局報到。同時,有可靠消息人士透露,法官已經同意了王晶的保釋申請。

澳大利亞司法部門放鬆對高雲翔和王晶的風險控制,否意味著兩個人有望獲得自由?一場強姦案庭審為何持續1年零9個月仍無定論?
保釋聽證會
三分鐘放寬高雲翔保釋條件

12月18日,庭審結束後,高雲翔與律師走出法庭,表情依然嚴肅。

案發至今,已經有1年零9個月。雖然高雲翔一直處於取保候審狀態,但支付了高額的保釋金之後,每天必須到警察局報道,等於把他被困在澳洲。

18日的保釋聽證會,持續時間只有短短的三分鐘,但對高雲翔來說卻有一個好消息。

在當天的開庭中,法官宣布放寬高雲翔的保釋條件,他不必每天報到,而是只需要每周一、三、五前往警察局報到。但法官也警告,一旦有違反保釋條件的情況出現,法庭將收緊保釋條件。

此前,經過長時間、多輪庭審後,陪審團始終無法達成一致意見,法官最終下令解散陪審團,此案延後到明年2月,擇日重新選擇陪審團重新再審。

事件的另一位主角王晶從2018年3月底被捕後,一直處於被關押狀態。

12月18日,王晶的律師再次為他提出了保釋申請。按照法官的要求,王晶保釋一事的結果不能對外公布。但有可靠的消息人士透露,其實法官已經同意了王晶的保釋申請。因為王晶的澳大利亞簽證已經過期,等到新的簽證辦理完畢後,他也將取保候審,暫時呼吸到自由的空氣。

雖然保釋條件放寬,但對於高雲翔和王晶來說,2020年的春節仍將只能在異國他鄉度過。

王晶(左)、CC(中)、高雲翔(右)

解散陪審團
12名陪審員無法達成一致意見

去年3月29日,澳洲各大媒體頭版頭條赫然出現一張中國人面孔:因飾演《羋月傳》「義渠王」一角走紅的中國知名演員高雲翔在悉尼拍攝電視劇期間涉嫌強姦被捕,和他一同被捕的還有這部電視劇的製片人王晶。事件曝出後,迅速引爆國內媒體和社交平台,「高雲翔」三個字一時間佔據熱搜榜。

一年零9個月過去了,經過多次審判,強姦案為何至今仍無定論?

在西方國家的法律中,要判定某人有罪或無罪,需要12名陪審員做出一致的決定。按照澳大利亞的司法程序,兩人今年11月就此案出庭受審,由12名陪審員組成的陪審團來決定他們究竟有沒有罪。

在被捕後,高雲翔和王晶始終堅持堅稱無罪。兩人的供述與受害女子各執一詞。而發生在酒店房間里的強姦疑案,缺乏直接的監控證據。

對於案件本身來說,警方在酒店的枕頭上有檢測到高雲翔的精液和DNA,三人在香格里拉酒店中發生關係被坐實。案件的關鍵核心,變成了在於女當事人當晚是否是自願,在整個過程中是否表達過不願意。

庭審剛開始時,澳洲法官曾預計此案經過三周左右就能出結果。不料在三周後,陪審團退庭審議了一個多星期,仍然沒能達成一致意見。即便法官將條件放寬到了11人達成一致意見即可,依然有陪審員與絕大多數陪審員的意見相左。

有消息人士透露,有10名陪審員都認為高雲翔和王晶無罪,但有2名陪審員堅持認為他倆有罪。

在澳洲司法程序中,女當事人在這起強姦案中並不是原告,而是出庭作證的證人,起訴整個案件的是英國女王,整個案件是一個公訴案件。

高雲翔出庭

庭審爭議點
是否自願雙方各執一詞

性侵案庭審開始後,女當事人通過視訊設備出庭作證。

雖然案發後,這位女子的身份就被眾多網友「人肉」了出來,但按照澳大利亞保護受害者身份的法律要求,媒體只能用「CC」來作為她的代號,不能公布任何暴露她身份的信息。出於對女當事人的保護,檢察官在與的對話中,也只用了何時(when)、何地(where)、怎麼樣(How)、是什麼(What)、是誰(Who)、為什麼(why)等來提問,並未使用反問的語氣。

CC全程用英文對答如流,很少詢問身旁的翻譯人員。輪到辯方律師質詢環節,CC基本全程使用翻譯,謹慎回答每一個問題。

CC在講述事件經過時,一度聲淚俱下。澳大利亞輿論曾一度認為她的話語足以令高雲翔和王晶坐牢成為板上釘釘的事情。

不過,隨後高雲翔和王晶的律師分別對她展開盤問,並攻擊她證詞的真實可信度,案件出現了更多的爭議點。

首先,辯方指出,CC案發次日在報警後做的第一次筆錄中,很多事情沒有交代,描述模糊不清,並且與之後的四份筆錄出入很大。CC辯稱,是因為事情剛剛發生,自己非常害怕和不知所措。面對辯方律師針對第一份筆錄的追問,CC的大多數回答是「不清楚」、「不記得了」。

其次,CC是否迫於老公壓力才報警?在CC的證詞當中提到,因為老公在脖子上發現了幹了的精液痕迹,於是追問「為什麼這麼晚回來?當天晚上發生了什麼?」CC當晚先跟老公說,是跟王晶的介紹人Li Ma在一起,於是CC老公當即打電話過去對Li Ma破口大罵,罵得相當難聽。而在次日報警後,CC晚上如若平常一樣參加了劇組的殺青宴,並全家一起出席。當時,高雲翔和王晶已經被警方控制。當地媒體稱,在澳洲,家暴和多人強姦案件一旦立案,報案人沒有機會撤銷或者反悔,否則誠信度和信譽度將遭到重大的質疑。

第三,辯方還指證CC一直對高雲翔存在好感,酒店內發生的事件出於自願狀態。辯方律師提供了一段視頻,劇組一行人在公園聚餐,能清晰地聽到CC喊高雲翔「大帥哥」。事發當晚在KTV唱歌時,CC坐在高雲翔旁邊,數次要求旁人幫和高雲翔合影。還有多人指證在卡拉OK里,CC和王晶「也很親熱,宛若情侶」。而CC的證詞解釋說,「照片是為了給公司做宣傳營銷而拍攝的」。王晶在庭審後期上庭,表示這起事件絕對與強姦無關,而是一夜風流。至於CC和高雲翔之間發生的關係,王晶更是當庭笑稱「長得帥果然是可以為所欲為的」。

此外,辯方還認為CC一直拒絕做陰道檢查或另有隱情。女醫生出庭作證時表示,對CC做身體檢查的時候發現,女子身上有淤青的痕迹。醫生提出對其受到侵犯的口腔和陰道進行檢查。但CC拒絕了陰道檢查,稱其不想遭到二次傷害。醫生檢查其口腔後,發現口腔狀態為正常。醫生表示,檢查當天,CC表現得狀態很焦慮,不是很開心,並且擔心自己懷孕。事發後,CC吃了避孕藥,但沒有吃遏制性病傳播的藥物。

在庭上,CC說,王晶曾有性侵行為,但王晶則說,性侵發生時「自己全程不舉」。因為CC拒絕身體的細緻檢查,警方未獲得關鍵性的直接證據。

法庭宣布高雲翔性侵案將於2020年2月24日重新審理,屆時將招募一批新的陪審員對其案件進行重新裁定。法官在解散陪審團時宣布,CC不會再以任何形式出庭作證,以免受到再次傷害。

開庭過程中,先後有幾位辯方證人出庭,稱高雲翔「人品好、人很溫柔」,高雲翔一度落淚。但無論定罪與否,坐實婚內出軌也足以毀滅他的事業,他和妻子董璇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

此外,昂貴的律師費對高雲翔來說也是沉重的負擔。據稱,他的律師費高達每日兩萬澳元(約9.6萬人民幣),即使是陪審團商量裁定階段,律師不需要做什麼也要照給不誤。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封面底稿】創作,在封面新聞和今日頭條獨家發布,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網愛聊天室 | ut網際空間聊天室uthome | 色情光碟專賣店 | 電話交友聊天視訊 - 免費a片下載 - av熊貓百分百貼圖 | 完美女人視訊 | MeMe視訊交友情色網 | 美女視訊聊天交友網 | 裸聊直播間是真的嗎 | 一絲不掛美女圖片 | 影音聊聊天室 | 色情影片線上收看 | 校園美女走光偷拍 | 日本情色內衣泳裝貼圖 | 嘟嘟視訊美女 | skype視訊交友 - aaaav影片 - 床友交友 | 成人小說貼圖站 | 成人漫畫區活動 | 台灣甜心辣妹視訊 | 視訊交友聊天聊天室 | 成人色情卡通漫畫管 - 盡情約炮直播間 - 免費真人秀 |